孔子弟子:闵子骞的故事

孔子弟子:闵子骞的故事

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,也没有永远的朋友。二战时,丘吉尔说过这句话。不过,对于两千五百年前的鲁国政治,也适用。

孔子一辈子反对权臣专政。孔子说,“天下有道,则政不在大夫。”但是特别时期,孔子也曾和鲁国当权的大夫,有过蜜月期。

春秋是一个礼法失去约束力的时代。在这个时代里,人人都会感觉到实实在在的威胁,真真切切的时代颠倒。天子受制于诸侯。诸侯受大夫的摆布。大夫则受到家臣永无休止的折腾。

以鲁国为例,家臣阳虎作乱,鲁国上卿季桓子差点丧命。公山叛乱,依靠大司寇孔子的果断,三家大夫勉强逃过不测。“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”,孔子一贯批评三家,但关键时刻,这样的人却对三家施以援手。于是,孔子成了三家当权贵族最信赖“战友”。

季桓子决定赠与孔子一个大礼包:在孔子的弟子中,挑选一位任私人封地费地的一把手。

孔子学堂是一个丰富的人才库。内政、外交、军事科的优等生,成群结队、质优价廉。孔子周游列国归来后,曾为这些毕业生写过一封就业推荐信。他说,德行科首推颜渊、闵子骞、冉耕、冉雍四人,语言科以宰我、子贡为优秀,政事科以冉有、子路为突出,文学方面则数子游、子夏。后人认定,这十人为孔门十哲,相当于今天的行业十强标兵。

季孙要选一位当费的长官,却犯起了难。在季孙看来,能力马马虎虎就行。以前的费就因为长官能力太强管不住。所以,这次选人,季孙开出的首要条件是德,不是才。品德必须过硬,要对自己死忠。孔子德行科的弟子首先进入了季孙视线。而其中一人尤得季孙喜欢。他就是闵子骞。

闵子骞以孝著称。《二十四孝》中,闵子骞曾以“芦衣顺母”的典故感动了中国。据说,闵子骞母亲去世后,父亲给他娶了一后母,生下两个弟弟。像所有的文学作品一样,后母对待闵子骞和亲生儿子,天上地下,差别不是一般的大。

天寒地冻,霜满四野。两个弟弟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。而闵子骞的“棉衣”却只充塞了薄薄的芦花花絮。一次,父亲和他一起赶车进城。寒风像刀子一样抽在人脸上。驾车的闵子骞手指冻僵,不听使唤,马缰滑落,父子俩险些翻下山崖。父亲很生气,扬手一鞭抽到闵子骞身上。不料,闵子骞的“棉”衣露出了破绽,芦花四处溅开。

父亲大惊,问这是什么缘故。闵子骞才说出了实情。父亲知道后,抱着儿子痛哭。闵父发誓,要休掉那个贱人。闵子骞却咕咚一声跪下来,他说,你就饶了娘吧。他动情地说,“母在一子单,母去三子寒”。如果不休后母,只有自己感觉孤单。如果休掉了后母,两个弟弟,也将和自己一样,成为无人怜爱的孩子。父亲默然,涕泪横流。后母知道这件事后,大为感动。史书记载,从此,后母爱他胜过爱亲生儿子。

对于闵子骞,孔子由衷感慨:“闵子骞真是孝顺啊,别人没法不同意他父母兄弟对他的评价”。或许,“芦花顺母”发生后,全家对闵子骞的赞誉,已经达到了让人感觉有些虚伪的程度。孔子知道真相后认为,对于闵子骞来说,这不是溢美之词啊,闵子骞确实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孝顺。孔子弟子中,以孝著称的很多,向孔子请教何为“孝”的也不在少数。而孔子明确称“孝”的,却只有闵子骞一人。

在季桓子看来,请这样一个人来治理屡次闹事的费,再好不过。闵子骞的师弟有若说,一个人如果孝敬父母、友爱兄弟,则很少会冒犯自己的上级;不喜欢冒犯上级而喜欢造反作乱的,则从来没有。一个人在家孝敬父母,转移到同事身上,便是尊敬领导、团结同事。季孙有理由相信,对刻薄的后母,闵子骞尚能以德报怨,而对自己的提拔和重用,又岂能以怨报德呢。

季孙的邀请,对闵子骞实也是难得的机会。对于孔子弟子来说,学习的一个很大目的,就是得到当权者的青睐,从而顺利出仕。孔子自己都感慨,跟随自己学习三年,不想念着仕途的,很不好找。


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:http://www.qufu88.com/kongzi/gushi/433.html
关注微信平台,回复关键字即可查询相关知识。
子贡为何最受孔子喜爱?教你如何成为最受老师喜爱的学生!
项羽的墓在哪里你知道吗?山东曲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