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子如果在今天会对南海局势怎么说?

孔子如果在 今天会对南海局势怎么说?
 
 
 
孔子师徒的一封信
 
文   李中华
夫子:
 
最近一段时间,鲁国摊上了好多大事。
 
       齐国派兵占领了泰山,在泰山顶上修了烽火台。鲁国的一举一动,都在齐国的视线之内。咱们的外交部,紧急召开了发布会,萌呆的发言人,第一时间表达了愤怒。他们把愤怒的情绪表达了三遍,就散会了。
 
但学堂却因此炸开了锅。有几个小同学,还倒了霉。他们因为使用齐国的竹简,被看成了卖国贼。竹简被撕得粉碎,撒得满地都是。愤怒的同学,冲出了学堂,要去大街上砸烂卖齐国商品的店铺。
 
我看到后,拼命跑到他们面前,张开双臂拦住他们,央求他们,不要闹事,要遵守学堂纪律,要遵守鲁国法律。可是,他们哪管这些。
 
夫子,我不知道,你是否听说了这些新闻。现在,曲阜的大街上,卖齐国商品的店都关了。竹简没处买,我现在给你写信,只能用木板。所以,当送信人给你扛过去这么大一块板子,请你不要惊讶,更不要笑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
 
当然,这还不是鲁国最大的危机。烽火台事件不久,我们的邻国卫国,又对我们的汶上三城打起了算盘。他们向周天子提起诉讼,要求把这几座城池判给他们。这个平时窝囊得不行的国君,还真把自己当回事。他竟然指派一个表弟,当起了判官,照着卫国的要求做了。然后,周天子从卫国那里得到了一车铜钱。
 
因为这个事,学堂又沸腾了。正常的教学没法进行,因为讲不了三句话,大家都要绕道这个话题上。学堂内出现了从来未有见过的意见交锋。大家为了书写,把学堂仅存的一些木板,一抢而光。
 
这还不算。你在出国周游之前,亲手种下的一行楷树,现在也成了他们绝妙的宣泄之地。他们跑到树下,拿出刻刀,写上了他们认为正确无比的话。比如,“犯我强鲁者,虽远必诛”。甚至曲阜的城墙,都没能躲过这一难。
 
我们应该怎样关心政治?烽火台事件,汶上三城事件,您怎么看?请夫子指教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子贡:
 
这些事,我都听说了。
 
我为大家的热情感动。你们是如此深地爱着鲁国。
 
我知道,我们的世界,一直都不算太平。这个世界,一直奉行着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。大国碾压小国、强国欺负弱国。从周王朝衰落以来,这已经成了最大的政治。你说的烽火台事件,汶上事件,不过是这种政治的不经意表现而已。类似的事情,以后还会越来越多。
 
我一直不太鼓励你们过多地介入政治。我说过,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这些事情隐藏着太多我们不知道的真相。有时候,你觉得看到了全部。其实,这只是政治家想让你看到的现象。你被蒙在鼓里,你被他们骗得很惨,你还大声地喊爽,兴奋得不行。
 
你应该看到,鲁国目前的这个状况,和我们长期的政策不无关系。
 
我记得,我和你们讲过一件往事。那还是两三年前,齐国的大野心家田常杀害了他们的国君。我听说了这个严重的悖逆行为,向我们的国君劝言,派兵讨伐田常。结果呢?没人听我的劝告。田常杀了国君之后,顺利另立新君,自己成了相国。
 
现在,纵容的恶果终于显现。你也说,在他的主持下,齐国把炮台树到了我们的家门口。我们是敢怒敢言,但就是不敢把人家怎么样。
 
关键时刻,没有预判。不敢轻易动手,哪怕可以预见到他对你的伤害。这种外交就是养狼。把狼养大,最终叼走了自己的孩子。这个教训,如果不能及时吸取,以后受的伤只能更重。
 
再说这个汶上事件。这个事,卫国已经酝酿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之前,卫国也通知了鲁国。那么,鲁国为何没有派人到周国走一趟,用外交手段,把这件事情消灭在最初的萌芽状态呢?
 
现在,判决已下,再四处拉人替鲁国喊冤叫屈,岂不是很被动?我们需要消耗多少外交资源?我们动用这些外交资源,忙着让他们评理的时候,没准又中了他们的圈套。或许,卫国,尤其是他背后的主谋楚国,正在谋划另一项更大的阴谋。
 
这就是政治。他们就是要围堵鲁国,使我们的国家疲于应付各种麻烦。我们头疼医头,脚疼医脚,哪里有火情,就赶往哪里救火。可是,救火哪里赶得上点火快呢?
 
很抱歉,看完你的信,我有些激动,说了很多不合时宜的话。坦率地说,我已经很久不关心政治了。自从从列国回来之后,我躲在泗水河上的茅屋已经很久了。我不愿见任何人,我也不想说话。天道运行,四季流转,天何言哉?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。
 
你还记得,在我们的学堂刚刚创立的时候吗?那时候,学堂的学生还很少,也就你、子路、颜回等几个人。曲阜城里还有一个人开学堂,你应该知道,我说的就是少正卯。
 
少正卯也是一个学者。他比我更受欢迎。我们学堂的很多学生,自从听了他几节课,纷纷搬起凳子,一溜小跑地到了他的门下。我们的学堂几乎在一夜之间人去楼空,难以为继。
 
后来,我也化妆成一个学生去偷听。他的课堂真是名不虚传,里里外外全是人。他站在台子上,大声地喊话。看得出来,他很聪明,他知道他的听众爱听什么。你在信里提到的那些口号,他在现场都曾经喊过。他在台上喊一句,犯我强撸。底下接一句,虽远必猪。

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:http://www.qufu88.com/kongzi/gushi/407.html
关注微信平台,回复关键字即可查询相关知识。
安贫乐道成语典故,安贫乐道的意思
《论语》趣事:为何孔子老爱骂宰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