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子冒昧地去见绝世美女南子,是否佐证了他好色?

论语中有一段话,颇有意思。原文是:子见,不说。夫子矢之曰:“予所否者,天厌之!天厌之!”

南子是孔子时代的一位绝世美女,是夫人,虽有倾国倾城之貌,但是名声很不好。孔子让人引见南子,难怪耿直的子路不高兴了,质疑孔子的动机。

孔子在后世被神话了,甚至有“天不生仲尼,万古如长夜“之语。其实当他在世之时,他的学生就极为崇拜他,把他当做完美无瑕的权威来看待。所以当孔子让人引荐“红颜祸水”南子的时候,他的学生看在眼里,想必心里是犯嘀咕的,这时候,只有直性子,心里藏不住事的子路敢于挺身而出质问孔子。

相比孔子最喜爱的弟子,勇猛鲁莽的子路想必是孔子眼中绝对的差等生,在《论语》中,孔子对子路的“打击”随处可见。饶是如此,在子路冒昧地问如此敏感的话题时,孔子并没有感觉师道尊严受冒犯,并没有恼羞成怒地训斥子路,相反,他叫起屈来,就差哭天喊地了 ,他赌咒发誓,“予所否者,天厌之!天厌之!”为了自证清白,不惜搬出他心中至高无上的“天”来证明自己问心无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