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怀瑾解读白公请教孔子的故事

白公问孔子曰:人可与微言乎?孔子不应”,这几句话是故事的纲目,但我们先要了解它的背景。白公姓白名胜,是春秋时代楚王的后人,也是当时楚国的领导人。白姓是因地名白邑而来的,后来像长江以南、两湖姓白的人,都因白邑这个地名而姓白。

在 春秋二百四十多年之间,天下大乱,有儿子杀父亲的,有弟弟杀哥哥的,有部下叛变杀君王的,多得很。所以孔子痛心而著《春秋》,给后人一个说法,认为社会的 混乱是有知识有学问,尤其是当权在位的人应该负最大的责任。所以《春秋》是责备贤者,不责备一般老百姓,因为一般老百姓多半是盲从的。

有 关白公胜的这一段历史,是当时发生部下叛变,所谓“臣弑其君,子弑其父”。青年同学们特别注意,这就是我们中国文化的一个大问题了。现在我经常讲,大家同 学们洒扫应对都不知道,教育八十年来的失败,一个青年人,怎么扫地?怎么抹桌子?怎么样对长辈讲话?怎么站?怎么坐?都不知道。现在小学里教的是老师早, 老师好,老师不得了。中国文化的基本教育,是从洒扫应对教起的。到了中学、大学,也没有教这个基本文化了。所以当长辈、老师、父母问他事情办了没有,大声 回答办了啊!对父母好像训孩子一样,我们很多同学是这样。问他东西放在哪里,我刚才给你了啊!好像我犯了很大的错误,有很大的罪,几乎要我向他下跪才对,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基本教育。这种教育是从家庭教育开始,严格地讲从胎教就开始,所以我们现在是很可怜的一个时代,几乎像春秋战国时期一样的混乱。

为 什么讲到这个呢?因为古书上“臣弑其君,子弑其父”这个“弑(弑 拼音:shì)”字,为什么不用“杀”呢?这是中国文化的规范,以下犯上用“弑”,不能 用“杀”字。等于说天子、皇帝死叫“崩”,不叫死亡,因为他是全民所景仰。诸侯死叫“薨(薨 拼音:hōng)”,大夫死了,就是知识分子有地位的,叫做 “殁(殁 拼音:mò)”,普通老百姓叫“亡”。“死”只是个普通的名词。所以就是连死的文化也要分好几个阶段,有好几个意义,代表了文化的精神,我们现 在都不懂了。所以现在学生对老师讲话或者跟长辈讲话,都是提高嗓门大声回答。这个态度在从前很严重啊!对父母或长辈、上级讲话,我们说“是”,不敢说 “对”,“对”是平辈答话。
 讲到白公胜这个人,他是被臣子弑,臣子叛变杀死了他。当时这位诸侯白公胜已经发现政体的演变,社会变坏而且乱。白公胜有一天问孔子说:“人可与微言乎?”什么叫“微言”?就是很小很轻的话,孔子没有答复这个问题。在文字上看我们好像懂了,内容却不是这么简单。
孔 子著《春秋》,二百四十多年之间,记录历史上“臣弑其君”有三十六次之多,天下社会大乱,以致家庭变化,儿女可以斗争父母。那个时代,乱到极点,孔子非常 的痛心。《春秋》除了责备贤者以外,讲了三世,就是衰世、升平、太平盛世。历史上以《春秋》为标准来说,三代以下的历史只有偶然的升平,那是由衰乱变乱的 社会进步得到安定,算是升平之世,并没有达到真正的太平,太平太难了。真正的天下太平,众生平等,是跟佛的思想合一,那个叫太平。

《春 秋》有三传,孔子只著了《春秋》,等于写了大标题,历史的内容在《左传》、《公羊传》、《谷梁传》三传里。在这三传,我们普通容易读的就是《左传》,在中 学、大学念国文课,应该都是念《左传》;《公羊传》和《谷梁传》是历史的哲学,更难读了,很少人去研究,除了专家之外。我们要通中国文化,《春秋》必定要 懂。现在我们讲“微言”,《春秋》叫做“微言大义”,非常难懂。文字好懂得很,“微言”,是看起来不相干的一个字,包括了全部文化的精神。所以孔子著了 《春秋》,鬼神都在哭,都害怕,因为他的笔下判定了千秋万代的罪恶。我们大家在中学都读过《郑伯克段于鄢》(鄢 拼音:yān,中国周代诸侯国名,在今河 南省焉陵县一带)这一篇,郑伯跟段是两兄弟,郑伯故意纵容段这个兄弟,结果把他当敌人一样,消灭了这个兄弟。对敌人打了胜仗叫做“克”,除了敌人以外不能 用“克”字。郑伯把弟弟当敌人一样看待,违反人本位的人类文化。孔子这个《春秋》的诛法,用了一个“克”字,郑庄公千秋万代翻不了身,这个叫“微言大 义”。孔子只写了这一笔,至于内容如何,你去读《左传》就懂了。

再进一步说,“微言”是什么呢?就是跟禅宗的“机锋”一样;也等于我们 普通讲话点你一下,点你一个窍,或者用一句歇后语。譬如说“和尚不吃荤”,肚子里有素(数),大家笑一笑,晓得了,这就是“微言”,歇后语,后面没有了, 后面都懂了。这个事情怎么样?“外甥打灯笼---照舅”,照到娘舅,谐音,就是“照旧”的意思。像这些都属于“微言”。

白公胜要问孔子 一件国家大事,但是他很会问话,“人可与微言乎”,一个人有些话不能明讲,可以用别的方法吗?“微言”是不相干。孔子不答复,为什么不答复?这个里头问题 大了,因为孔子始终不肯讲谋略,只讲人道正面的话,对就是对,黑就是黑,白就是白;什么阴谋、阳谋、用兵之道、政治大原则,他全懂,他不讲而已。也因为白 公胜所问是决策国家的大事,非常危险,所以孔子不答复这个问题。

关于孔子为什么不答复,注解的这个小字里头有历史上一段故事。“白公, 楚平王之孙,太子建之子也,其父为费无忌所谮,出奔郑”,费无忌是个奸臣,在白公胜祖父前面挑拨,白公胜的父亲太子建就逃到了郑国。“郑人杀之”,结果郑 国把他的父亲杀掉了。“胜欲令尹子西”,令尹是楚国的宰相;“司马子期”,拿后世来比方是元帅,陆军总司令或国防部长。白公胜要这二人“伐郑”,出兵打郑 国,“许而未行”,结果这两位大臣不听令,不认同这个领导人的道理。碰到“晋伐郑,子西子期将救郑”,晋国来打郑国了,他们两位不听领袖的命令,要出兵救 郑国。“胜怒曰”,白公胜发脾气了,“郑人在此,仇不远矣”,郑人现在出了问题,正可以报仇。《春秋》之义,不反对为国家民族复仇,所以说“仇不远矣”。 “欲杀子西子期”,所以白公胜想杀这两位高级部下,因为他们不听命令。但是在朝廷政府中想除掉两位文武大臣,就像房子要去掉两个主要的柱头一样,很困难, “故问孔子”。孔子已经懂了,“故不应”。“微言犹密谋也”,“微言”就是秘密的计谋。


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:http://www.qufu88.com/kongzi/gushi/300.html
关注微信平台,回复关键字即可查询相关知识。
《孔子拜师》故事,孔子拜小朋友为老师,诠释三人行必有我师
孔子见齐景公原文与解释,问题解答